StocismaL

关于史景迁北大课堂笔记

史景迁先生北大课堂笔记 沈福宗的文化棋局
2014-03-01 令狐磊 生活月刊

摘:新书研究:沈福宗与他的17世纪跨文化之梦。他将致力于东西方两个文明在这个时期的交流与文化研究。


Shen Fuzong and the cross-culture dream in the 17thcentury
讲者:史景迁
主持:牛大勇
翻译:杜华


P:我有点好奇17世纪的"南京的信仰基督教家庭"
姬塔:咋啦
P:相比于他的经历,那个时期产生这样的文化人物和他的基督教文化背景很有意思啊。他家原本的社会背景是什么?传教士的影响在普通中国士大夫阶层到什么程度?很有意思啊
姬塔:我倒觉得他应该算是底层知识分子吧,都没去考个功名神马的。。基督教的影响力从下层渗透的力量和程度应该比在士大夫阶层中要深且广。感觉活跃于上层社会留名千古的传教士们都成了画师、技工和混子,而周游于人民大众中的传教士们成为了永远的导师。。也算反应了不同人群受基督教影响的程度
P:士大夫可能用的不对...我意思是知识分子...想知道当时这种普通知识分子家庭受基督教教育已经成为了一种现象呢,还是某个传教士意外培养出了这么一个懂拉丁文和传统儒家文化的人...然后这个"奇人异士"在欧洲宫廷怎么转了一圈就没什么意思了...我觉得他的经历就像一个宫廷里转悠献宝的异域风情外国人,谈不上什么影响
P:"清顺治年间的南京,教会的活动已经如星星之火。"当时是康熙前期😒
姬塔:我觉得可能重点并不在于他的活动产生了什么影响。这种学术写作风格美国人特喜欢用,就是找一个特小特小的故事,最好是个体性的,说开去。故事是引子,用故事勾出来他们想谈的话题,然后用大理论去解读。那本叫魂不是也很典型么,就是一本把我们通常意义上认为屁大的一点事,写成了国家政权问题。。
P:原来如此,我特别不适应这种风格。故事可能是引子,但是读者很容易被误导,认为是典型案例或是标志事件,用大理论以后总会产生"作者你的逻辑怎么了?"这种感觉。起码对我来说这种模式让我觉得作者后面扯的没有说服力。还有一方面,如果本身就对研究方面十分了解,那么可以当成思路广游戏+一点小故事,挺有意思,没什么真收获。但是如果本身不了解读者就会产生较偏的认识,对求知来说是偏路(也许是作者的目的,我就经常拿真实的小故事引导受众的观点和情感)。没什么比客观的单一小事件更不客观的了。美国那边确实特流行这个,可能正经的课题都写光了,可能我学习的阶段低吧[傲慢]
姬塔:大概是历史研究和其他研究理念不同吧,历史研究是解读故事背后的意义,不需要给判断性决策性答案。因此不存在重不重要,因为再不重要的事实,只要你赋予它宏观意义,它就可以作为对大历史细节的补充和对丰富性的完善。
P:我是国际关系的果然是关注点不一样吧〜你不觉得这样很催生小清新情怀党吗[疯了]
姬塔:哈哈 那你大概会觉得人类学更是废柴一块了